地方资讯
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腾讯云正在失去云服务市场的“二把手”地位

发布日期:2022-08-11 22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1广东“众创杯”科技海归领航赛收官,当华为云在云服务市场高歌猛进跑马圈地的时候,腾讯云却迫于资本压力开始做“减法”追求盈利。

  在今年3月28日的华为财报会上,孟晚舟透漏称,2021年华为云已实现收入201亿元,在全球IaaS市场上排名第五,在国内则超越了腾讯云,挤进前二的位置。

  此外,华为云CEO张平安也表态,“华为云还需要大量对云生态系统的投资,当前盈利不是关注重点,集团在这方面也没有压力。”从孟晚舟到张平安的发言,种种迹象表明华为在云服务市场将继续维持高投入的趋势。

  而反观腾讯云,在制定了2022年要实现盈亏平衡的目标后,开始进行战略调整做“减法”,不仅在人员配备上开始精简,而且在业务方面,也有选择的承接云服务业务,对于一些不盈利的项目也增加了审批难度。

  当前,云服务厂商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,增收不增利的行业现象普遍存在,而彼时国内的云服务市场方兴未艾。一旦腾讯云在此时选择利润而牺牲规模的话,那么其将彻底失去云服务市场二把手的地位。

  在经历了云服务市场极度内卷的竞争后,阿里云终于盈利了,这让同样成立了12年的腾讯云倍感压力。

  根据最新财报显示,2022财年,阿里云营收突破1000亿,经调整的经营利润高达11.46亿,这也意味着在经历了多年的价格战之后,云服务市场终于有巨头开始凭实力赚钱了。

  不过,阿里云的盈利也让腾讯云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,一方面是公司的股价腰斩招致股东的不满,另一方面更是对手在云服务市场的竞争力让腾讯云感受到威胁。

  因此,在公布2022年Q1的财报后,腾讯管理层表示,腾讯云将在2022年实现盈亏平衡的目标。

  而为了扭转集团的业绩增速以及顺应行业的发展,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进行了一次结构性的组织调整。在这次调整中,最大的看点就是腾讯云新成立政企业务线,开始往政务云上发力。

  可见,腾讯对于腾讯云寄予厚望。但是,为了达到2022年实现盈亏平衡的目标,腾讯云开始重点押注PaaS层和SaaS层等高毛利率的业务投入,同时取消转售的规定,并全面向销售自研产品倾斜。

  不仅如此,腾讯云还让具备产品开发能力的部分部门自负盈亏,甚至全员背负销售业绩考核。当利润率成为腾讯云的主要指标,一些不盈利项目通过审批的难度恐会加大。

  这些举措段时间内可能会让腾讯云的盈利获得一个加大的提升,但是这种选择性开展业务的做法,恐怕也会让腾讯云的市场份额受到相应的冲击。

  毕竟,目前国内市场处于“多云”的情况,客户的议价权以及可供选择的厂商也较多,其并不会为单一云厂商的产品调整而买单。

  众所周知,云服务市场是一个技术以及资产密集型的产业,其前期需要巨大的投入,而为了开拓市场,国内的云服务商在价格上的竞争在所难免,因此造成了行业普遍盈利较难的现象。

  要是放在以往,腾讯可以从其他业务赚取利润来反哺云服务业务,但是最近几年,受到疫情的影响,经济发展的目标已经从高增长向高质量转变,同时人口红利的衰减以及反垄断等因素的影响,对于腾讯集团来说,都是个巨大的冲击。

  今年5月份,腾讯发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,其游戏、网络广告业务下滑,虽然整体上公司的业绩还处于上升中,但是其增速已经远低于市场预期15%-20%。

  此外,腾讯的股价已经从2021年最高的749.548港元/股跌至目前的307.6港元/股,股价已经腰斩。在此背景下,盈利已经成为腾讯重获资本青睐的重点。

  也因此,一直以来看重份额不计盈亏的腾讯云,也开始注重利润了。但是,当前云服务市场还处于巨头林立时代,注重盈利可能意味着要以牺牲市场份额为代价,这恐将让腾讯云跌落“老二”的位置。

  相较于腾讯云在云服务业务上开始做“减法”,华为云则显得自信满满,按照华为云CEO张平安的说法,“当前华为云还需要大量对云生态系统的投资,盈利不是关注重点,集团在这方面也没有压力。“

  从这个表态就可以看出,华为云对于云服务市场可谓虎视眈眈。其实不仅是华为云,以目前处于爆发前夜的政务云市场来看,目前角逐政务云的厂商可谓犹如过江之鲫。

  不论是出身央企的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、太极股份,还是浪潮云、曙光云、华为云、阿里云、金山云、神州数码等民营科技企业,都将成为腾讯云转型以来的重要竞争对手。

  而且这些对手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还在使劲砸钱抢市场。华为云自不必说了,就连此前一直不受百度重视的百度云近来也有明显的动作。

  2018年12月,百度架构调整,智能云事业部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,同时承载AI和云业务的发展;2019年,百度云正式改名为“百度智能云”;2020年,百度再次架构调整,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AI技术平台体系、基础技术体系整合为“百度人工智能体系”。

  同年,百度智能云正式被百度定义为未来第二增长极,上升至和百度营销广告同等重要的地位。此定位也预示着百度智能云正式驶入快车道。

  其实在当前的云服务市场,想要快速突破,降价往往是最直接有效的手段。在此之前,腾讯云也是凭借低价因素,屡屡战胜对手,同时也淘汰了很多竞争对手。

  2015年3月份,腾讯云率先在云服务市场上打出价格战第一枪,当时腾讯云推出的CDN2.0版本,为客户提供31%优惠,以此扩大了市场份额,随后在阿里云的加入下,整个CDN服务市场价格更是飞流直下。

  随着腾讯云和阿里云在CDN市场“越降越勇”,大多数CDN厂商都被淘汰出局,就连头部玩家网宿科技和蓝汛也不可避免。

  2017年3月,腾讯云更是依仗几乎白送的一分钱价格中标预算达495万的厦门政务云项目。也正是凭借着价格战的打法,这几年来腾讯云的市场份额快速增长,一度成为阿里云之后,国内市场当之无愧的二把手。

  不过在今年一季度财报过后,腾讯的这种打法可能要被限制了。据了解,为了实现盈亏平衡的目标,2022年腾讯云的目标已经从过去单纯注重规模收入增长,转变为寻求高质量的增长,同时亏损的合同也将被减少。

  低价获取订单的法则在腾讯云这已经行不通了,但是其他友商却没有这方面的顾虑。此消彼长之下,腾讯云的市场份额可能受到侵蚀。

  正如腾讯现任执行董事、总裁刘炽平坦言:“当下的云服务行业竞争更加激烈,有时候为了获得更多的用户,大力度的价格折扣在所难免,这些都可能导致利润率的下降甚至是亏损。“

  如此看来,当华为云们继续砸钱抢市场的时候,腾讯云可能受制于利润因素的约束,而失去越来越多的市场订单,这对于腾讯云的打击可是巨大的,毕竟当初腾讯云正是凭借这招打败了很多先行者。

  众所周知,当初腾讯云的崛起跟腾讯集团的整个生态圈密不可分。但是,时过境迁,随着抖音等短视频巨头的崛起,腾讯生态圈正受到巨大的威胁,而以往背靠集团崛起的腾讯云,恐怕也将受到连累。

  在短视频成为潮流之前,腾讯在社交领域和文娱领域占有重要地位,是这两个领域当之无愧的霸主。但是,随着视频时代的到来,抖音、快速等短视频巨头占有消费者的时间逐渐变长,而这也影响到了以社交和文娱为基本盘的腾讯集团。

  更严重的是,当抖音、快速等短视频巨头在完成了用户人数的原始积累以后,开始把业务往电商、社交、文娱等领域进行扩张。

  而社交、文娱一直以来都是腾讯集团的禁脔,此前阿里、美团都巨头在因为涉足该领域,而遭到腾讯强烈的反击。

  但是,随着消费者习惯的迁移,越来越多人开始把大量的时间花费在抖音系APP上,而且还有人甚至开始把抖音视频当做微信朋友圈的功能来用。基于此,背靠腾讯生态圈崛起的腾讯云,可能也会因为集团业务的减少,而受到巨大的影响。

  此外,腾讯集团在游戏领域的“滑铁卢”,也将对腾讯云形成利空影响。近日,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了年内第四批游戏版号,版号涵盖了吉比特、中青宝、创梦天地等多家知名游戏厂商,不过在名单中却没有腾讯的身影。

  在此前的三批版号发放中,国内大多数厂商都获得过游戏版号,其中就包括米哈游、完美世界、等大厂,但奇怪的是腾讯一直在缺席。据了解,自2021年7月以来,腾讯已经超过一年未获得新游戏版号。

  连续缺席多批版号发放,对于腾讯的游戏业务影响可想而知。而此前,一直活在腾讯生态舒适圈的腾讯云,恐怕也将受到相应的牵连。

  当前云厂商的“马拉松”才刚刚开始,在竞争愈发激烈的今天,腾讯云却不得不向内承担起营收和利润增长的重担。

  在价低者得的云服务市场,这种做法可能会让腾讯云的市场份额受到损失,不仅如此,当腾讯云开始做减法的时候,众多华为云们却在砸钱跑马圈地,在此冲击下,如何平衡可持续的商业利益与竞争驱动的关系,将是腾讯云面临的一道“关卡”。

  此外,近年来腾讯集团在大文娱、社交领域的领先地位有所松动,这无疑会让之前一直背靠集团资源,舒适成长的腾讯云感到不适应。

  因此,在云市场已然进入白热化的今天,腾讯云注重利润的策略恐将使其更快地从“二把手”的位置跌落。899189手机最快开码